海桐玙歌

微博指路 南风过境ZQX
来呀,一起成为好朋友啊(∗❛ั∀❛ั∗)✧*。
磕博畅 梁山 黄鱼 玉穗 玉露

眉冬 5.0

更文我简直是个小天使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5.0

知夏今日早早上街,原是要买一些菜品改善一下伙食。她瞧着丁少爷最近瘦了些,脸颊的都不像从前一样肉嘟嘟的,可能是忙于最近天津出的一桩命案。
丁大会长说说丁卯孽子,这心里还是顾念几分,寻了一日丁卯不在,偷偷的过来,与老河神说,叫他多照顾,帮衬着些,还表明,所有费用他都包了,就是别让那兔崽子知道。
何必呢,知夏叹了一口气,都是两个不善言辞的人,你不说,我不说,暗暗较劲,还不是苦了自己。
她揣着菜篮子,无意间瞥见邻居家王婶的儿子坐在石碑上哭,小孩子的哭,哇哇的大叫,泪珠像不要钱一样的向外流,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知夏小跑过去,“这是怎么了?遇见什么伤心事了?”
“知,知夏姐姐”,他抹了抹眼泪,抱着膝盖,“我想要那个风车。”
他眼巴巴的看着小贩手上的玩意,一时间,眼泪又滚滚的落了下来。
“王婶去哪里了?”她抱着他,缓缓给他拍背,一下子一下子,慢慢的给小孩顺气。
“妈丢下我去买菜了。”
他毕竟小,一个人难免害怕的要死。
知夏想了想,给他买来那个风车,坐在小孩儿旁边,看他喜笑颜开的,不自觉的笑了笑。
老河神好像以前也给她买过风车,在簌簌而过的风中不断转动,他俩被风吹的面色通红,差点在冬天里没给冻伤。
老爷子总是疼她的,这么多年,什么也没拒绝她。

丁大少爷千里追踪,寻着各种蛛丝马迹一路找到这桥头边角。
他虽金贵着,穿着讲究,一席洋派头,可为了破案,十分不顾形象的爬在地上,拿着他的西洋镜,一丝一丝一缕一缕的找。
“是了”,丁卯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这一角说,“这是第一案发现场。”
藏在草地中,却是码头独有的白泥,和一个不甚分明的脚印子。
忙了这么久,终于让他丁某人翻了出来。

知夏听见这熟悉的叫声,下意识的回头一看,正好与这丁卯对上了眼。

“肖小姐。”
  丁卯暗叫,不好,我这没脸没皮的形象都叫知夏看了去,他苦着脸,实在不好意思看她,一手挠着小卷发,半个身体挪了过去。
“肖小姐今日怎么在这里啊?”

知夏见他不似寻常,反而扭捏,想着丁少爷素来办案工作也是心无旁骛,把菜篮子一提,开口缓了缓气氛,“我是来买菜的。丁少爷有什么特别偏爱的口味吗?”
丁卯眼睛亮了亮,一手接过她篮子,笑着说,“我这事也差不多了,肖小姐,不如我同你一道去买点,也不知那老头子爱吃什么。我是都可以吃的,毕竟肖小姐手艺如此好。”

他俩陪那小孩等回了母亲,一同买了菜。荤的素的,丁卯爱吃很多,知夏也顾着他的口味,一一买了去。
“我去厨房,丁少爷自便吧。”
丁卯小碎步跟着她说,“肖小姐,不介意的话,我能和你一起去厨房吗?我从小也没做过饭,不知你能教教我吗?”
知夏还是头一回见他提出这要求。
一般男子大都不愿意进厨房,更别提做菜了。
古书不是曾说过君子远庖厨吗?
“丁少爷怎么想学做菜了?”
“嗯,这有什么的,我学了也好做给自己吃。”他笑的很狗腿,脸上仅存的一点婴儿肥也堆了起来,让人想用手戳一戳。
知夏低了低头,面上几分红意,说话也不知怎的磕绊了起来。
“你,你和我一起,去吧。”

丁卯头一回进厨房,不用做什么,只需要搬把椅子坐着,看知夏如何洗菜切菜炒菜。
油入铁锅,菜入锅。
炊烟袅袅,雾气腾腾,隐隐的香气扑鼻。
知夏认认真真的对付着手里的肉和鱼,没什么时间去瞧丁少爷如何,她也分不了心。
丁卯看她勺起勺落,脸上出了点汗,颠勺,看火,调料,一时间入了迷,鬼迷心窍的上前了几步。
他想抱她一下,突然就生了点妄念。
有这样一人,你看着她,突然就想,这样一辈子看着她,在她身边就好。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