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桐玙歌

微博指路 南风过境ZQX
来呀,一起成为好朋友啊(∗❛ั∀❛ั∗)✧*。
磕博畅 梁山 黄鱼 玉穗 玉露

黄粱一梦 第六章

6.0 断更已久的产物,短小精悍。

迟到了一个月的玩意(*꒦ິ⌓꒦ີ),我为拖文,而羞愧。


晨光熹微之时,她隐约听到了门楣吱呀一声,好像是有人出了去,又好像有人进了来,或是有人在门口。

她一向不能分辨出声音的来源和走向。

周围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是个什么情况,她也不知道。

梁湾缓缓地把她一直背的小黑包摸到了怀里,才安心许多。

她瞥眼去看张日山,余光只看到他转了个身。突然他薄薄的嘴唇贴在了她耳朵上。

只是眼睛还没睁开。

他一手轻轻伸了过来,把被子拉上去了一点,悄声道,“此地不对劲,佛爷八爷去探查了,梁小姐尽量和我待在一处,千万别走散了。”

与他们同室的人也不对。

梁湾心里琢磨,昨儿见到了几个汉子,虽操着一口老话方言,可是根据梁湾这么多年看剧的经历,那长相分明就是日本人。

不用怀疑。

她年轻时也不是没看过日剧,自然还是存了几分印象。

她慢慢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张副官还闭着眼睛,转了头去想对他说了解,却一下子面对上了面。

眼睛对上眼睛,只能看到彼此的轮廓。

他的眼里不是完全的黑色,而想是某块透明,干净的琥珀。

张副官的嘴唇微动,好像是......

1

2

3

在汪家长久的训练,让她在对方数完三的时候,便一个翻身而起,然而这小副官更快。

他扭身与偷偷摸摸进来的人缠斗一处。

他从墙上侧身疾步,一脚将那人手上的枪踢了下去,一手扣住了他的手,翻身将他扭到在地,冷声问,“谁派你来的。”

梁湾顾不得为他绝好身手赞叹,因为她突然想到,这幕场景是如此眼熟。

她一个起身跑到了那人面前,扣住了他的下巴。

按照以前的谍战剧,日本间谍是要为大日本帝国咬舌或服毒自尽的。

她速度够快,在对方要自尽时,掐住了他的下巴。

梁.抗战剧看多了.反应一流.湾,不禁为自己的聪明机智所折服。

张日山看她的动作自然有点疑惑,她回头笑笑,“我这不是怕他年纪轻轻想不开,自杀麽?”

那间谍用极为恶毒冰冷的眼神盯着她,像是恨不得她死。

梁湾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么张狂,等下子我折腾死你。

“说,谁派你来的。”

间谍一号头偏开一处,却因为被梁湾两只手掰着下巴,幅度不大。

梁湾也不需要他真的说什么,只是淡淡道,“你是日本人,别否认,你们日本帝国男子长相看上去....”她说不出什么具体的感觉,就是难以形容。

“你来是为了什么?”

那人闷头不语,一言不发。

梁湾举着手也累了,张副官冷着脸把他五花大绑起来,特地在他嘴里塞了毛巾,这样又防止他咬舌自尽,又让他不好过。

那人倔的很,一字都不肯说。平白只能守着他,消磨时间。

日头过半,张启山和八爷却没能见他们回来。

张副官瞧着镇定,心里大约也是慌的。

“梁小姐,我得出去一趟。”

梁湾背起她的小黑包,走到了他身边,“我和你一起。”

副官瞧着似是还想说些什么,她抢白了一句,“副官,我也打不过那日本人啊。”

他转念一想也是,同梁湾一起把那人绑在了偏僻的树上,叫他尝尝中国正午时分,毒辣太阳的滋味。


矿山的路直直的只有一条,直通深山老林。

梁湾越走进,越觉得口袋似乎烫了起来。

她跟在张日山后头,暗暗的把手摸进了口袋里。

那块蛇纹琮玉热的发烫。

会不会?

她想,吴邪是不是在指示她要进入矿山一趟,才能脱离这里,回到古潼京。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