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桐玙歌

微博指路 南风过境ZQX
来呀,一起成为好朋友啊(∗❛ั∀❛ั∗)✧*。
磕博畅 梁山 黄鱼 玉穗 玉露

【周莫cp】晚凉入梦来

晚凉入梦来

周子翼✘莫郁华

看频有感。

人物ooc预警。

有私设,自行发挥的产物。

他失恋的时候,是我陪他的。

我和他离开学校,坐着地铁,看两旁单调的广告牌从四围飞速的后退直到下一个广告牌的出现。

然后他就厌了。

他回头对我说,“我们去喝酒吧。”

周子翼总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他的喜怒哀乐从来不能憋在心里,做事向来随性。

他一直是一个肆意妄为的人。

他买了一大袋的啤酒叫我拎着,手里还握着一个空瓶子。我数过,那大约是二十瓶啤酒,一瓶3.5元。

他已经喝了五瓶。

周子翼大约是醉了,他的脸涨得通红,走路摇摇晃晃,却固执的不肯让人扶。

他嘴里委屈的,只念着一个人的名字,虽然很轻,但我还是听到了。

“梦佳。”

他喜欢我的舍友,我早知道。

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他眼里的光就不曾熄灭过,那明晃晃的,遮掩不住的,直白的爱意。

周子翼喜欢上一个人会很明显,他喜欢绕着她转,喜欢粘着她,喜欢给她买东西,喜欢到时时刻刻,都不想分离。

我看了这么多年,看他高中三年追隔壁的校花,追大二的学姐,到现在,追着我的舍友不肯放手。

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抑制住悲伤,我总想他喜欢那么多人,追过那么多人,说不定有一天,他回头看见了我。

万一,他能看到我,是不是说明,我还能有机会?

他说,“郁华,你能不能帮帮我,到图书馆来。”

我说好的。

他要见梦佳,我就叫上她。

他揽着我的肩膀说,“郁华,我们去喝东西吧。”

我笑着说,“好的。”

他松开手跑上去,拍拍梦佳的背,笑嘻嘻的歪头,“走吧,我请你和郁华喝奶茶。”

梦佳喜欢奶茶,我喜欢果汁。

但这一切没什么差别。

我知道。

我不去图书馆,梦佳就不会去。

我不去奶茶店,梦佳就不会去。

女人之间的友谊就是这么奇怪,她嫉妒我成绩好,是全班第一,她却不知道我多么嫉妒她长的漂亮。

漂亮到周子翼没办法忘记她。

我爱上的少年是全世界最英俊,嘴最甜的少年,如果他有心哄你,你总能被他逗得开心。

周子翼坐在梦佳的旁边,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戳着她的书说,何必这么认真呢?

他用干干净净的眼睛望着她说,我觉得第一怎么了?那都是高中的事了,再说了,他笑的那样好看,晨光之下的脸那么柔和,说出来的话,那么好听。

我觉得除了成绩,你什么都比她强。

梦佳虽然脸上没有多么明显的笑意,但是我还是能看到她微微扬起的嘴角,她不是对我有什么恶意,我知道,她只是因为被表扬了而开心,像无数人一样。

我只是可惜,这么多好听的话,他永远都不会对我讲。

韵锦说,“这你也能忍下去。”

我只能躲在书架后面看着他们,可我又有什么办法?

他不爱我。

我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韵锦”,我攥紧了书,对她笑笑,“没事的,我只是想顺其自然。”

这就像以往过去的任何一个普通的时刻,都会过去的。

周子翼还是失恋了。

我早知道会这样。

梦佳有一个喜欢的学长,我当然知道。

但我还是不能拒绝周子翼的任何要求。

我大概不算一个特别好的人,像梦佳心里有人了这种事,我都没有告诉他。

我想,也许我一开始就是存了私心的。

偶尔,我也不想帮他,也许他吃点苦头会好。

周子翼喝完了瓶子里最后一滴酒,恶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他骂了一句,“全是骗子。”

我心里一震,虽然知道他是在说胡话,还是心里有点疼。

像被刀子一点点的戳开皮肉,却还没流血。

也许是因为他们黏在了一起。

我拎着大袋子跑着说,“周子翼,我们回学校吧,你现在这样不安全。”

老师从小教导我们东西不能随手乱扔,可他

醉成这样,我相信老师一定会原谅他的。

我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小跑过去,把瓶子捡起来扔进垃圾桶里。

我不知周子翼会不会等我,会不会发现,他的身旁少了一个人。

四周是这样安静。

我能听到往来车子的鸣笛声和行人步履匆匆的声音。

就是没有他。

我直起身子,才看见我的少年就站在昏暗的路灯下,看着我。

他的眼里红红的,很朦胧。

他说,“莫同学,你怎么这么慢。”

周子翼突然咧开了嘴笑,“这上海的晚景这么好看,你这么慢,我们什么时候能走完?”

他冲上来拉着我的手跑起来,像是一直要跑到余生的尽头。

于是我知道,他一定是醉的厉害。

我明明没有喝酒,却也跟着激动起来,此时间只剩下两个人,于是天地之间,其他人都不重要。

此间少年,是短暂的,属于我的珍贵记忆。

在这两秒,他是独属于我的周子翼。

“你说你们女人为什么要这样?”

他靠在我的肩上,我还能闻到他周身的一点酒气,他惯用的洗发液的清香,他毛衣的上羊绒与洗衣剂叠加的味道。

“是你的,你不要。”

可我从来就没有过属于我东西。

“不是你的,偏偏就喜欢上赶子的强求。”

“对了”,周子翼抬头,睁着迷茫的眼睛看着我,他淡淡的说,“我不是说你郁华。”

他直起来身子,我们两人之间隔了一点距离 我感觉晚凉的风铺天盖地的往里灌,果然上海的夜晚,就算有灯红酒绿的热闹,也还是冷的。

他好像是哭了。

我从来没想过,我喜欢的人会在我的面前哭的不成样子。

他喝了那么多的酒,刚才还非要开一罐给我喝。

他哭着说,“我用了你爱的方式去爱别人,才发现,那是多么悲伤的事。”

“莫同学。”

他又靠了过来,把头搁在我的肩膀上。

周子翼就像受伤的幼狮,他一遍遍对我说,“这么多人里,你是对我最够意思的人。”

他一遍遍告诉我,“我们是永远的朋友,你是我最好的哥们。”

他又要残忍的告诉我,“我怎么能跟你比,郁华,你爱的那么深,我跟你比,也不过是皮毛而已。”

我想,周子翼果然不知道,他的话有多么伤人。他可以对所有人甜言蜜语,为什么偏偏对我这么残忍?

连一点欺骗都不愿意给我。

他要告诉我,他知道我喜欢他,但对他而言,那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他可以明明白白的说出来。

我知道自己可能在寒风里麻木的留了一点泪水,我冷静擦掉,对他说,“你醉了。”

周子翼用他好看漂亮的脸对着我,他抬头看我说,“对,我就是醉了。”

他吻了我。

我替他善后了所有的事,把他交给了程铮。

我知道了他喝酒断片的事,于是这个夜晚的所有记忆,最终只留给了我一个人。

都柏林的风光还是那么好,只是从没下过雪。

我偶尔一个人寂寞的时候,还是会梦到这个时候的周子翼,安安静静的和我坐在一起,靠着我,像是相互取暖,彼此依偎。

良辰多喜欢,晚凉入梦来。




评论(1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