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桐玙歌

微博指路 南风过境ZQX
来呀,一起成为好朋友啊(∗❛ั∀❛ั∗)✧*。
磕博畅 梁山 黄鱼 玉穗 玉露

【黄鱼】少年轻狂有尽时 第二章

依旧是靠着cut自我脑补的文章,ooc归我,爱情归黄鱼。

李渔,你等着,总有一天我要把你炖了。

第二章

那场闹剧最后不了了之,我的芭蕾独舞牢牢地钉在了铁板上,不可能更改。

杨夕为此难看我更甚,每天对我没什么好脸色。然而这次老天似乎都看不下去,要给我们这群人一点颜色瞧瞧。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班主任在这短暂的上任期间,很快燃起了第一把火。

他取消了我们的晚会,也就是说,全校在中秋之夜快快乐乐地欣赏表演时,我们不得不蹲在教室里与语数英理化生做艰苦的斗争。

但这是高三的最后一个中秋。

往事都可以缺席和不圆满,唯独这一次,因为日后的分别,而更有不同的寓意,所以,我不甘心,他不甘心,杨夕不甘心,花彪不甘心。

全班如此多的的人,我们没有一个甘心。

孔小军像是下了决心,一点回转的余地都不给,他说,我们所有人都要考到他要求的标准才行。

没有付出,没有收获,可这根本难如九泉上青天。

全班这么多人,也就李渔,二条和花彪考的足够好,我和杨夕,虽不愿意承认,但我和她不相上下,都是垫底的水平。

杨夕在花彪那里补课,好歹有了一点点底子,但是也远远不够。

我们那脑子里充满奇思妙想的花彪班长,提出,八卦作弊法,好取得参加中秋晚会的资格。

这听起来大胆无比,若是被抓住还不知会怎样,但或许因为我们还年轻,或许正是因为我们在高三,于是所有的不可能都变成了可能。

人不彪悍枉少年,我们总得疯狂一次。

计划永远是美好,只是到我这里出了岔子。

八卦阵作弊法好虽好,却有个明显的弊端。

以我这脑子那时当然想不通,所有的一切不过是马后炮而已。但考试时,我黄澄澄本人亲身经历了一下才发觉,他们别人都很好,都是互帮互助一家亲,唯独我是落单的那一人。

我那位子着实不好,据人讲,刚好位于八卦阵眼,于是谁都在忙忙碌碌,无一人管我。

尤其是李渔。

我坐在他旁边,眼睁睁瞧他交换卷子时,总递给杨夕,深怕她抄不到似的。

我耐着性子等了一回,但这试题又难,我也不愿意拖了班上的后腿,不免低声冲他喊到,“李渔,卷子,我不会。”

这其实是个很巧妙的句子。

我简明扼要地与他讲,该是轮到我抄了,而且我大部分是不会做的。

我巴巴地伸手,且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李渔只顾埋头苦干,奋笔疾书,像是百忙之中抽空答到,“你再等等,我还没好。”

我突然就有了火气。

然而我在他面前一向有点怂,又是考试,一股委屈之意,油然而生。

孔小军好不容易蹲下去系了个鞋带,趁着这档口,一群人快速地又开始交换试卷。

我始终是被剩下的那一个,见李渔完全不理我,突然恶胆两边生,直直地伸手去够他。

“黄澄澄!”

孔小军推了推眼睛大声叫到,“你干什么呢,这是考试!”

我被平白吼了一声,吓得缩回了手,眼泪也给憋在了眼眶里。我第一时间想着,完了,我要拖后腿了。

果不其然,孔小军诚邀我办公室一行,曰为好好谈谈心。

我虽然成绩不好,但对着老师总是怕的,又因着三姨是老师的缘故,格外尊重他。

孔小军推着他自己的老眼镜,把我那惨不忍睹的卷子轻飘飘地砸在了桌子上。

“说吧,这三十七分怎么考出来的?”

他也不看我,只是手里还拿着另一沓卷子,表情却似笑非笑,令我心里一阵寒意。

毛骨悚然。

“我....我...”,啊,我灵机一动慌忙答到,“我没有复习。”

孔小军鼻孔冷哼一声,“没有复习好?”

他把那卷子一一翻开,指着三人道,“我原先还纳闷,这么多人里就你一个不及格,后来发现,这些,在花彪身边,那些,在李渔,身边,而这些,在司徒身边。”

“他们都考了高分。”

我见孔小军难能如此机智,这件事情被他猜的七七八八,可仍想做最后挣扎,熟料他一句,“再不说,全班我就就只叫你家长来,告诉他们,你作弊未遂。”

我当场两行清泪,刷刷而下,哽咽讲道,“是,是花彪想出了那办法,他说保证全班一起去中秋,可是,可是”,我一下想到李渔对我,李渔对杨夕,明明都是他身边的人,为什么他总是看不到我?

我忍不住哭着说,“李渔他不给我抄,李渔宁愿给杨夕抄,都不愿意给我抄。”

孔小军一下子哭笑不得,又怒气攻心,“这是他给谁抄的问题吗?”

他怒我不争,怒全班不争,点名批评杨夕等人,当然,我们整个班都逃不过一顿丑骂。

李渔冷冷回头看我,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回头看我,我本该很高兴,但看他那臭脸色实在冷的不像样。

“黄澄澄,”他很是冷淡道,“杨夕怎么你了?你要这样对她?”

我还在委屈着,时间一长,自然还有几分火气,实在忍不住,心里又醋又酸,就噎他一句,“那你考试有必要这样对杨夕吗?”

他猛然把头转了回去,似是再也不想理我。

杨夕,杨夕,他跟我说话,永远离不开杨夕。

那就是一块我无论如何都不得触碰的逆鳞。

我们总归闹得不欢而散,那时我不懂,即便现在也不是很懂,为什么他可以对我这样残忍,没有一句好话,可有时,他只给了我同学间的温柔,我就依然奋不顾身。

我总会很轻易的原谅他,因为他是我的少年,我爱了三年的李渔。

我舍不得和他吵架,舍不得见他受伤,舍不得他心疼。我想把所有最好的东西给他,我想和他没话找话,可是我再怎么样,也抵不过他一句,“我不想。”

“我不知道。”

“黄澄澄,你让我很烦。”

“黄澄澄,你不行。”

他在有阳光的下午,在浮沉的余晖里,双手插在口袋里,对我一字一句讲,“我和杨夕,青梅竹马几十年,你抵不过我们之间的感情。”

他穿着我最喜欢的白衬衫,用我最喜欢的潇洒姿势,遥遥离去,只留下他笔挺的身姿和背影。

“没人抵得过。”

对结局,怎么说,意料之中,仍有意难平。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13)

热度(72)